0558_a2078

山上。

阿幼朵坐在山石上,指尖一条细小的蓝色蛇在指尖游走着,这小蛇通体透蓝,只有一双眼睛是红色的,灵动得游动着身体。

“小莹。我今天见到他了,他好厉害啊,连地阴王那个癞蛤蟆都不是他的对手。”阿幼朵下巴放在膝盖上,看着蓝色小蛇眼中含泪嘀咕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害怕见到他。“

哒。

就在阿幼朵眼泪蹒跚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脚步声。

阿幼朵回头看了一眼,当见到林峰出现在身后的时候,顿时惊慌失措得起身便跑。阿幼朵脚下一踏,已经从山上飞身而下,林峰迟疑了一下,却也最终跟着追了过去。

群山之中,阿幼朵不断在林中飞跃,而林峰不紧不慢得跟着,两者距离相差不大,阿幼朵想努力甩掉后面之人,却怎么也甩不掉。

”别跟着我。“阿幼朵本能得心里有些怒气,头也不回得叫道。

林峰苦笑摇头,依旧跟在后面。

两者这一行,便是好几十里地。

阿幼朵终于在一条湖边停下来,对着林峰怒声道:”为什么跟着我?我又不认识你,我和你没关系。“

没关系。

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

林峰心中无奈,自己这一去十几年,虽然一切都是为了阿朵娜,可是终究是亏欠了眼前的孩子。阿幼朵说两人没关系,林峰却是无言以对。

”别跟着我,在跟着我,我对你不客气。“阿幼朵见到林峰不说话,心里更有些气,转身便要再跑。

林峰刚迈出一步,阿幼朵已经反身射出了一只黑色的蝎子。黑色蝎子射向林峰,林峰看着,却也没有躲避,任由那黑色虫子爬到身上,一下钻进了自己衣服里。

阿幼朵看着这一幕,却是惊住了,慌忙走到林峰面前急声道:”你……你怎么不躲开?那是天蝎王奶奶给我的腐毒蝎,有剧毒的。哪去了……哪去了啊,快把它找出来。我……我有解药的,我记得我有解药的啊,哪去了!“

阿幼朵满是慌张,在林峰身上找不到腐毒蝎之后,便连忙在乾坤戒里翻找解药,却怎么也找不到。

”我没事,它伤不了我。“林峰看着满脸慌张的阿幼朵,抬起手,那一只腐毒蝎正在林峰的掌心,被劲气控制着,动弹不得丝毫。

阿幼朵愣住了,扁着嘴,只是看了林峰一眼,便将蝎子收起来,转身便要走,胳膊却被林峰给拉住了。阿幼朵转身一口已经咬在了林峰的手腕上,林峰这一次没有再用劲气抵抗,任由阿幼朵咬在胳膊上。

只是,林峰感觉到阿幼朵咬着咬着,已经松开了力气,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丝泪水滑落。

”对不起,是爸爸对不起你。“林峰低声叹息,开口道。

阿幼朵这一下真哭了,大声得哭着,将头靠在林峰的胸口,不断得抽泣着,许久才含糊得开口道:”阿爸,我好想你啊。“

这一刻,林峰真真切切有了做父亲得感觉。虽然,当年林峰也经常抱着阿幼朵,不过那时候阿幼朵才一岁不到,只是一个婴儿。林峰心里爱护这孩子,却也没有感觉到父亲的真正含义。直到这一刻,阿幼朵叫出口,林峰心里才明白,这两个字代表的不只是血缘关系,还有自己为阿幼朵应该承担的一切。在夏天炎热时,他应该是阿幼朵的清风。在冬天寒冷时,他应该是阿幼朵的阳光。在阿幼朵开心时,他应该是阿幼朵的见证者。在阿幼朵难过时,他应该是阿幼朵的安全港湾。

林中,阿幼朵哭泣了许久,林峰才开口道:”我们回去吧,你离开了无崖山这么远,巫王巫后会担心你的。“

”我……你背我可以吗?“阿幼朵低着头嘀咕道。

背?

林峰无奈一笑,然后转过了身去。

阿幼朵满脸欣喜得跳到林峰背上,林峰脚下一点已经踏剑而起。

”阿爸,这就是蜀山飞剑吗?好高啊,速度好快啊。“阿幼朵就好像一个孩子,趴在林峰背上,看着下方的风景满脸欣喜道:”能更高,更快吗?“

更高,更快。

林峰笑着回应道:”好,更高,更快。“

九阳子母剑冲天而起,两者极速上升,很快已经距离地面万米之遥,周围万里无云,大地的一切已经变得那么渺小,仿佛皆在两人掌控之中。九阳子母剑停留在高空之上,林峰将阿幼朵慢慢放下,站在剑上。阿幼朵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双脚站在长剑之上。

“阿爸,我要学飞剑,将来我要变得和你一样厉害。”阿幼朵在风中,大声开口道。

林峰淡然笑道:“阿爸在你这般大的时候,可没你现在这般厉害。好,你想学什么,阿爸就教你什么,将来你会比阿爸更厉害。”

两者在空中看着风景,过了好一会,才御剑飞行而下,最后落在了无崖山之上。

山中,白玉清见到阿幼朵从林峰背上下来,便恭敬开口道:“见过小主人。”

“我!”阿幼朵迟疑着,看着林峰。

林峰也微微张嘴,迟疑了几分,开口道:“叫白姨,需像敬我一样敬白姨。”

“白姨好。”阿幼朵连忙恭敬行礼道。

白玉清轻轻点头笑着,林峰又指着后面跟着出来的白虎天王道:“那是你天王叔叔,后面是白魂……”

“我是……小姐姐。”白魂嬉笑道。

林峰一阵无语,随意道:“那你就叫她白魂姐姐吧。你们在这里,我去见见巫王。”

林峰交代完,便走向了白巫王所在的竹屋。

竹屋之中,白巫王和天蝎王都在,两人见到林峰回来,满面笑容。

“岳父,天蝎王前辈。”林峰恭敬行礼道。

白巫王笑着道:“看来你和阿幼朵之间的芥蒂解除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是我对不起这孩子。”林峰微微摇头叹息,又看向白巫王和天蝎王开口道:“岳父,天蝎王前辈。我进入越州之后,便听到了天巫教的消息。为何白巫教和天蝎教会突然落到如此境地。”

白巫王和天蝎王脸色迟疑了一下,两人同时摇头叹息。

白巫王开口道:“那一次,在中州回来,本来相安无事。却没想到黑巫王和千足王还有地阴王三人早有谋划,突然对天蝎王加以指责。当初,进入中州的计划,便是天蝎王想出来的。三位巫王指责,本也没什么,可是却没想到最后三人却是突然同时出手围攻天蝎王。我本想阻拦,却没想到三人连我也没打算放过。那一刻,我和天蝎王才明白,黑巫王和千足王还有地阴王三人指责天蝎王是假,他们是打算铲除我和天蝎王一统巫神教。还好,当时我们身边带的人也不少,便一路且战且退,最后负伤回到了各自教中。而黑巫王回到教中,联手另外两教,不给我们丝毫喘息机会,便出手围攻我们两教。我们两教便只能联手,这一边打一边退,便最后来到了这无崖山。这无崖山也是我姆绕一族的祖地。”

天蝎王对于自己计划入侵中州的事,面色上有些尴尬,毕竟林峰是中州蜀山弟子,还是差点成为蜀山掌门,同时权利未必在蜀山掌门之下的蜀山弟子。

林峰倒是没在意天蝎王当初的计划,只是好奇问道:“岳父,当日从中州回来,不是越州几位老祖也在吗?他们没有阻止?”

“那几位老祖。”白巫王叹息摇头道:“那几位老祖宗在路上已经各自散去。”

天蝎王摇头道“没有用的。就算那几位老祖宗在,恐怕也不回管此事。一到大乘境,俗事便于老祖宗们无关,他们考虑的是踏虚离开九州之地,怎么管巫神教各教之间的权力之争。不过,林峰你这一次回来却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不仅解了无崖山的围困,还将地阴王击伤,大快人心。”

“还不能高兴太早。”白巫王在一旁开口道:“黑巫王恐怕已经知道消息,应该要不了多久,便会真正大军压境了。”

说到这里,天蝎王也面色凝重了几分。虽然她知道林峰厉害,却不觉得林峰能够对付三教之人。当然,天蝎王和白巫王也不是弱者,只是现在两教实力和天巫教相差太大,真要动起手来,还真没那么好办。

林峰在一旁开口道:“岳父,天蝎王前辈,无需担心。只要不是大乘境老祖出手,黑巫王他们不足为虑。”

“你有信心,那便最好不过了。”白巫王迟疑了几分,开口道:“不过,此事也不能硬碰硬。白巫教和天蝎教的高手加起来也不足两百人,教众也不过千余人而已。而天巫教现在是三教合一,恐怕分神境以上便有六七百人,其中合体境至少也在八十人左右。如果真硬碰硬,我们两教恐怕最后的人马也会赔进去。”

天蝎王迟疑了几分,开口道:“不如我们上巫神台。”

巫神台?

林峰看向天蝎王。

天蝎王解释道:“按照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如果巫神教几教之间有无法解决的仇恨,便可上巫神台决一死战。前面,黑巫王也要我们上过巫神台,只不过那时候我们势弱,根本不是对手,所以才避开。而现在你在,我们便可上巫神台和他们一战。不过,要上巫神台,便需要以为老祖做见证者。我们需要找一位老祖,帮我们做见证。”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能修真狂少》,”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