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_a2074

   崖顶上,十二门迫击炮打了三百多枚炮弹,三三五高地大量的土匪炸得血肉横飞,那些侥幸没被炸死,或者只是受了轻伤的土匪,反应过来后,急忙从山顶上往下逃窜。

   对面山崖上的左右猫耳洞里,紫瑛和蓝蝶指挥得狙击手,接连对那些往山下逃跑藏匿的土匪进行射击,这时候,平常舍得花大量子弹训练出来的狙击手,就显出他们的非凡战斗力。

   在迫击炮的轰击下,三三五高峰除了不能动的土匪,其他想活命的土匪全部逃往山下,周云凡这时候才停止了炮击,不必浪费炮弹。

   陈曦一直站在他身边,拿着望远镜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心里的憋气总算吐出来,她大声说:“败家子,这次真的太过瘾了!可恶的土匪在眼前灰飞烟灭,真让人兴奋!”

   周云凡笑道:“曦儿,接下来,还有带劲的玩法,要不要参加?”

   “怎么个玩法?打扫战场的事,我当然乐意参加,不过得先把这些宝贝疙瘩收好,再空降到三三五高峰。”陈曦开心之余,提醒道。

   就在周云凡把十二门火炮收进“太极剑镯”里面的储物空间时,陈曦已经乘坐灵禽天鹰,带走一个周家护卫,降落到三三五高峰。

   等到周云凡把迫击炮全部收好后,陈曦已经乘坐灵禽天鹰,飞了三个来回,送走了三个护卫。

   为了不给逃跑的土匪有逃命的机会,陈曦加快了运送周家护卫的速度,直到最后一轮,带周云凡降落到三三五高峰的时候,先前那三十六个周家卫士,已经列阵组队,把整个三三五高峰清剿了一遍。

   整个高峰没留一个活口,接下来,周云凡和陈曦带着三十六个护卫,从上往下,进行搜山。由于长火枪安装了瞄准镜,凡是三四百米的范围内,只要有逃窜的土匪现身,就会被狙击弹射中。

   按照原定计划,牟小武带领下面的周家护卫,从小往上搜捕,只要有土匪现身,就会遭到几支狙击枪的射击。

   上下夹击是早就定下的作战方案,从炮火当中逃窜下山的土匪有一百多人,如今在周家护卫的枪口下,不到个半时辰,绝大部分变成尸体。

   周薇_光阴十月

   为了防备有漏网之鱼,所有周家护卫,左臂都绑有白纱布条做标识,当周云凡和陈曦带令的护卫,到山腰与牟小武带领的护卫汇合后,这场战斗接近尾声。

   从山腰上撤回到山脚下,他们前往虎跳峡的时候,还有十来人土匪看到有活命的机会,立即反方向往山下逃窜。

   此时此刻,这些土匪万万没想到,对面山崖上左右两个猫耳洞,紫瑛和蓝蝶带领的狙击手,依然持枪保持搜索射击状态,于是那些土匪眨眼间成了枪口下的亡魂,死得不能再死。

   在距离三三五高峰大约两里山路的卧虎洞,周家商旅马队二百多人,连同驮货的马匹,被九曲山的土匪困在里面一个多月。

   吃的干粮早就没有了,如今全凭宰杀那些受伤的马,维持生存,好在洞里面有泉水,不然的话,无法熬到现在。

   随马队一起外出的那笼信鸽,全部放飞,仍然没有带来家里的消息,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身上有伤,坐在一个客卿护法的身边。

   “欧阳叔,好些了吗?”

   “益民,不用难过,生死有命,宝贵在天,我现在稍微好一些,假如我死在这里,算是报答周老爷的救命之恩,如果没有他,二十年前我就是一个死人。”

   周益民十分憔悴,双眼通红:“欧阳叔,都怪我没听的话,假如这次不出来采购这批药材,就不会让马队身陷绝境。”

   欧阳杰睁开眼睛,十分费力地转身后说:“做生意行走江湖就是这样,不必懊悔不必自责,再说通达商行的大小姐,不是说会给咱们带来救兵的吗?咱们得坚持下去。”

   周家马队这次就因为有欧阳杰这个先天境中阶高级强者,誓死保护,才让九曲山的土匪不得不忌惮。除了他,还有周益民和三弟周益友,是先天境初阶中级武功高手。

   九曲山这帮土匪传闻有九个当家,全都是先天境高手,大当家更是先天境中阶初级高手,他们从元盛国边境那些丘八嘴里听说周家商队这次花天价采购了一批珍稀药材,要经过此地就动了歹念。

   一千五百多匪徒一直追打周家商队,杀死商队一百多人,把商队逼到虎跳峡,逼进了卧虎洞。

   这是一个天然溶洞,深不见底,里面九曲十八弯,九曲山的匪帮,一是忌惮周家商队护法欧阳杰的实力,另外怕把周家商队逼急,导致整个商队跳崖,土匪不想白忙活一场。

   这时候,商队一个年轻护卫,从洞外面走进来:“周老爷,三三五山峰传来奇怪轰鸣声,不知道那里发生什么事?”

   周益民皱了几下眉头:“王斌,是不是那边打雷要下雨了?”心里担心一旦下雨,就算通达商行的陈大小姐带来救兵,遇到大雨,想救自家商队离开,难度会大增。

   王斌恭敬地说:“周老爷,天空没有云层,又是冬天,不象是会打雷。”

   “噢?不象是打雷,难道是山崩?如果是山崩,那就会把下山的路堵死,想要离开那更是”他没把千难万难说出来,不想给身边人带来更大压抑。

   “周老爷,要不咱们派人下山去看看?”王斌是周益民十分器重的晚辈,他又是欧阳杰的徒孙,武功境界也突破到天境中阶,确实是不错的苗子。

   周益民拿不定主意,由于沿途有过几次误判,让商队损失惨重,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面情绪,让他变得有些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

   “欧阳叔,这事怎么看?”周益民求教于眼前这位身受重伤的护法,这是他父亲安排在周家的守护神。

   “既然昨天晚上通达商行的大小姐,信誓旦旦地说会找人过来救我们,咱们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小斌机灵一点,悄悄过去看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最终还是欧阳杰发话,派王斌前往。周益民起身送王斌到洞外,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叮嘱道:“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