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4_a2066

还有二房爹娘那边,要安排更多丫环和婆子过去,自然也要先跟他们商量,再让大总管派人过来。

心里揣着事儿,叶青凰立刻拉住要带儿子去玩耍的男人,小声与他商量,征得同意后再问外婆。

“这院子太大了,大院子里又有小院子,我看各吃各的最自在,还是先前说的,不用天天像做客一样,还要走半天。”

老太太笑着说出自己的感受,她不想为了每天吃饭还要走好远的路。

“只是这样?”叶青凰却压低了声音,再次征询外婆的意思。

“傻孩子,你当主家也确实不容易,但毕竟我们姓赵的,东边那两家其实也愿意自己分开吃吧。”

老太太朝叶青凰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

叶青凰微愣,随即理解地点了点头,也小声解释。

“一开始我们刚来时,确实是每天三餐都在一起吃,热热闹闹的,那时人手不够大家都有活儿做,后来入冬时天冷了,就嫌跑来跑去麻烦,就分开吃了。”

“以后就经常分开吃了,只是我怕各吃各的,嫌冷清,住在一个家里还不能时常见面啥的。”

“一开始大家都不熟,自然要听你这主家的安排,但自己吃饭没那么累,一家人在一起说话也方便,不用谁安置谁。”

老太太虽是农家人,却活了大半辈子了自是看事儿通透,便小声教导着叶青凰。

美女乌黑长发一泻如瀑布好清新

分开吃,她也不用那么操心,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累了。

“知道了,我去问问大家,不勉强人。”叶青凰明白外婆的思量,于是笑着答应了。

周家婆媳今天也同着送到了东门外,后来也在疏风苑陪叶张氏说了一阵闲话,再一同到花园里逛了逛,这会儿正和赵家几个舅娘还有夏婉儿、晴嫂子坐在一起说话。

翠婶子和叶张氏坐在另一头,小铃儿在看姑姑、姨姨们踢键子,根本无需专人盯着她。

小吉祥之前是觉得无趣了就扭头找娘亲,后来又被爹爹抱走了。

叶青凰便先去找叶张氏,毕竟这是亲婆婆,就算她当着家,一些事情也还是要请示一下以免惹怒了这个婆婆。

毕竟是征询意思,她的声音不大,只有叶张氏和翠婶子听见,叶张氏听后第一反应是左右瞄瞄,压低了声音询问。

“这一个月伙食费得多少钱啊?”她儿子的俸银要养这么多人不容易吧。

“娘,快别担心这个了,城守府生活用度,是有朝廷补助的,即使我们这么多人,但我们的生活消耗并不大,如今也就堪堪接近朝廷给的线。”

“就算我们不用,这补助也不会变成银子发到我们手中的,所以啊,用或不用,都在朝廷的银子里,也不会变成俸银。”

叶青凰吓了一跳,连忙捡关键的问题先说清楚,以免这个娘心中膈应了,以后若有个什么话出来岂不得罪人?

“就是说咱们如今吃的喝的住的,都是朝廷付钱?”叶张氏听明白了,有些欢喜又有些不信地盯着叶青凰。

“你问翠婶子,我们搬来第一天,皓哥就问过管我们府里生活开支和家具什么的司库大人,这条线在哪里。”

“也就是我们能用到多少钱而不超过,司库大人没明确说,但他答应若是我们超过了,会提醒皓哥的。”

“我们这一年里也买了不少人手进府干活,吃饭都算在这开支里呢,也就过年时自己花了些钱买了些好酒好菜。”

“可我们田庄出的粮、自家挑的豆皮、熏的腊肉,都转过来卖给府里呢,这可是实打实地收了银子,然后自家吃。”

“还有衙门分的冬炭,还没用完呢,不过我们也没闲搁着,卖了一些给云来酒楼,火锅生意现在还在做呢。”

叶青凰又捡好话说了一通,让叶张氏忍不住眉开眼笑起来。

“我就说做官好嘛,瞧瞧我儿子,做了这么大的官,住这么大的宅子,有这么多下人,吃香喝辣不用钱,真好!”

“可不是么,你可算如愿以偿了。”翠婶子在一旁呵呵地笑了起来,但她心中明白叶青凰的意思,自是不会乱说话。

“你家华彥和华宇也都是有出息的,将来你也有机会。”叶张氏心情大好,说话也就客气了。

只是叶青凰可不是来同她汇报这些的,她是来问意见的。

翠婶子连忙说还在自己院子里吃自在,人多难免要等这个、等那个的,又远,天晴还好,雨天总是不想出门,谁怪院子大、路远呢。

翠婶子说笑地调侃着,叶青凰便明白了,果然如外婆说的,自是不会勉强。

叶张氏想了想,也同意了,却说道:“毕竟是几家人住在这里,我看分开吃确实自在一些,大家也没那么拘谨。”

“反正都是大厨房里一样的饭菜、朝廷付的帐,到不怕怠慢了谁,要是能想吃什么点什么,就更好了,天天上酒楼吃席。”

她说着不禁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在靖阳时她到是没有尝过天天吃席是什么感受,但这一路往青华州来,可是天天住客栈,这么多人一坐几桌,当然就是在天天吃席了。

“好,翠婶子同意分开吃,那晴嫂子不用问了,周先生家肯定也是愿意分开吃的,外婆也说分开,嫌吃个饭还要走那么远,那舅娘那边也不用问了。”

叶青凰说着扭头看了看,小的们自然不用问,外公和舅舅那边自然是随意的,再说那是她外家,想一起吃时,她和皓哥过去一起吃就是了。

两个爹当然也不会有意见,就像这些日子以来,只不过是她和皓哥带着小吉祥往各处吃去,小的们肯定也会分散了。

现在只有陈家不在,可杏花已经是赵家小媳妇了,因而,她可以想见,以后最热闹的怕是烟霞阁了。

但以后是以后,今天中午还是要一起聚一聚,也把这层意思说一说的,还有抱山轩的事,少年们还没下学,到时也让他们高兴一下。

“凰儿,我和你二叔商量了一下。”这时,叶重义和叶重信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虽说都是爹,但有时候他们还是习惯用原来的称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凰女》,“ ”看,聊人生,寻知己~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