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_a2066

   赵家兄弟给自己家选的院子,看着有农家特色,自然屋里也是修的炕了,家有老人也就不担心过冬的问题。

   “我们屋里不需要都修,到时挑一间砌个大盘炕,天冷时我们就住一屋好了。”叶青喜在旁听了连忙提议。

   “这主意好,他们那边也砌一座就好,毕竟不是八王山下的天气,别都砌了炕,也改改生活习惯,以后去了京城才过得惯。”

   叶子皓笑了,忽然意有所指地看了叶青凰一眼。

   一听京城,叶青喜和叶子晨都是眼睛一亮。

   “小姑说京城里的冬天也挺冷的,不过抱着汤婆子、烧着炭盆就不冷了。”铭儿却忽然说道。

   他的一双眼睛也是忽闪忽闪地充满了期待,想去京城里看看。

   “嗯,京城里的冬天也会下雪,但雪没有咱们靖阳的大,也没有下那么久,南方多雨,冰城雪地的气候没有那么严重,至少不会大雪封路。”

   叶青凰耐心解释着南北的差异,听得大家一脸向往。

   不会大雪封路,是不是意味着下雪时也可以去外面玩耍?那还堆得起雪人、打得了雪仗吗?

   “好了,别想了,说不定咱们今年冬天就在京城里过呢。”叶子皓见小子们一脸陶醉地竟是议论起京城里的雪来,不由好笑地道。

   他们刚搬到南华州,才住了一晚就说起京城的冬天,这是要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了嘛?

   可爱的小姑娘

   只有小吉祥和拓儿没有兴趣听他们说毫无概念的事情,眼下他们更热衷吃葡萄。

   只不过还没吃早饭,叶青凰不让他们吃太多,大家说着话就去了叶重义的院子。

   一大早穿过竹林、曲桥,伸手捞到一枝莲蓬摘下来,那种感觉还真是好。

   叶常洲和叶华磊正在桥那边地坪里练拳,常年出门的他们也跟着护卫学了两套拳法在那儿练得虎虎生风。

   看到他们过来立刻停下来,笑着打起了招呼。

   听见外面的动静,叶重义便从屋里走了出来,这时一个小厮也从小厨房里端着一盆热水过来。

   他们的院子虽小,却单独砌了一个小厨房,为的是用水方便,每天水缸里都有人挑满水,就算没有水井也很方便。

   和在城守府时一样,一座院子配了两个小厮和两个丫环听差,照顾着院子里的生活起居。

   叶青凰首先就检查了爹屋子里的情况,知道这屋子竟是有地暖的,不但内室也包括外厅都有,窗子也是双层窗户的,这才放心了些。

   夏天只用单窗,冬天便多关一道窗,再用上地暖总没那么冷了。

   “我这里不用盘炕,也不用烧火盆子,到时多准备几个汤婆子便可,南华州春天没有靖阳干燥。”

   “但冬天也没有那么冷,烧地龙烘屋子是最好的,当初我也就是看中了这个,院子也不大,就选了这里。”

   叶重义一脸满足地笑着。

   他平时看帐、算帐,就在外厅。

   这是一座三明两暗的屋子,屋子没有其他院子的大,但是屋子多,却不都是并排而建,而是两侧各一间是呈转折方位的,开了扇窗,却没有朝外开门,是间耳房。

   他这边的耳房做了他自己的体己小库,放一些自己的东西,也包括帐册。

   转向正面就是自己的卧室,再往外就是自己的小厅,小厅有门出去,正中间是座敞厅。

   另一边是对称一样的格局,耳房朝外开了道门,这样叶常洲和叶华磊便能各住一间,再用一间小厅,也就住得舒适宽敞了。

   看完叶重义这边的环境,又在两个少年开心的带领下也看了他们那边,便又去看叶重信的院子。

   叶重义说等他们洗漱之后也过去,再一起去座落在花园里的一处敞轩吃饭,既方便一起,又不用去前院那么远。

   大家答应了,就先走了。

   叶重信和叶张氏的院子里就宽敞多了,也有空的屋子直接住了几个小丫环,他们院中种的是海棠和枇杷、还有一片芍药花圃。

   他们过去的时候,叶重信和叶张氏正站在那片花圃前纠结,要不要把这地方整成菜地呢?

   这一大片面积不小,能整成几畦菜地了,种了小菜府里就不用买小菜吃了吧,总能省些子儿。

   见他们来了,叶张氏立刻征询地喊了起来。

   “你们快来给个主意,是种到处都是的花儿好,还是种些菜实在?”

   “娘,花园里好像没有芍药,哪里是到处都是啊。”叶子晨一听便撇嘴反驳。

   他们今年春天到是在城守府里看到过一小块芍药花罢,花开得灿烂好看,若是挖掉多可惜呀。

   “种葡萄好!”叶青喜却说出自己的想法,一听葡萄,铭儿、拓儿、小吉祥连连点头。

   这一大块地比他们院中的葡萄架还大,若是种葡萄,能结不少呢。

   叶青凰听了不由勾勾唇,叶子皓笑而不语,叶子晨却是翻了个白眼。

   “娘问种花好还是种菜好,你到好,要种葡萄?”葡萄既不是花也不是菜啊。

   叶青喜反应过来,顿时不好意思地咧咧嘴。

   “种葡萄!”拓儿却坚持。

   “种葡萄!”小吉祥手中还捏着一颗没剥皮的葡萄,也大声嚷嚷。

   “那就搭个大葡萄架,底下种点辣椒、茄子、韭菜,中间搭两排小架,种点豆角、丝瓜,再在那边墙角爬些冬瓜、南瓜、扁豆。”

   都是一些易种的时令菜,至于红薯、土豆、萝卜、白菜什么的,占地方而且本是便宜菜,采买也要不了几个钱。

   “厨房都有采买,府里上下这么多人,哪是这一块菜地种着就能供应得上的,再说若真要种,后院里多的是地方都可以各处种点儿,哪里就用得上你们院子里把花挖了来种菜了?”

   这时叶子皓才开口,打消爹娘的主意。

   “若是觉着芍药种得太多,可以在那边墙角少种一点,再种两株桃树,春天赏花、秋天吃桃。”

   水果比小菜要贵一些,家里人这么多,多些桃子吃不是更实在?

   只是这话她未明说,但种桃的提议却立刻得到了小子们的同意。

   叶重信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却又道:“那回头看看其他院子,有合适在墙角种些小菜的,还是可以种些的,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多的地都空着,太不划算了。”

   说来想去,还是万把两的宅子让他们肉疼,想要节省一些生活成本,毕竟如今住的不是官家府第,生活起居也没有朝廷补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