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_a2066

而叶子皓也不负众望地被派去礼部继续暂代李在芳的位置,帮礼部处理一些公务。

但皇上却只是让叶御史去,并未言明这位快要玩转六部的叶御史,到底要不要长留礼部,甚至连官职都没有变动。

一时之间,满朝上下以及那些权贵府中,都有些看不明白皇上这安排了,也让这些人一时不知怎么与叶御史打交道。

走得近了怕受到牵连,走得远了怕让人误以为交恶。

而随着春暖花开时,各府里的花宴帖子送来送去,就是没人再敢往叶府里送了。

而所有人的目光却又盯上了祁王府。

然而祁王府又请了几次赏花宴,除了有一次是在桃花山庄,其余都是在云来山庄、其中一次则是在祁王府中。

但没有请叶府,叶御史夫妇并未出席。

只不过没人知道的是,叶子皓和叶青凰早就带着两个孩子去过祁王府两次了。

一次中吃了中饭走的,一次是歇了中觉起来再去祁王府吃的晚饭,饭后还陪老王妃游园消食后再离开。

他们每次都是直接去到福清堂,就算同在祁王府的其他各院里的人,也不见得都知道。

何况祁王妃管家,府中规矩是很严的,若是往外传的,重则打杀、轻则发卖,可没人敢冒险。

小影

二月的最后一天,叶家又全部出动再去云来山庄赏花。

正月那两天看到的多是花苞儿,此时已是赏花旺季,远远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海,各处都很美。

云来山庄的生意也一直很好,除了自身的风景美、服务周全,也因为这是祁王府打开了开张生意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云来背后的老板是谁,但谁也不敢得罪,知道其后台必然很强。

叶子皓也邀请了周家和郑家,还有前探花李世瑜家。

这也是他们在春闱之后的第一次私下会面,自然也探讨新人进衙门后会是怎样的光景,这帮子新人的性格品行以及能力。

而对殿试前五十名全部被送进翰林院一事,他们就算不问叶子皓实情,也能猜测几分,也不多问。

只不过,今年以来,朝野上下都逃不开一个现在只能悄悄议论的话题。

皇上退位、新帝登基,新朝又将是怎样的局面?

因而,大家不问新科的安排,对这新局面却也是好奇不已的。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这事儿我真不知,太子殿下与世子并未与我说过这些事情,而我去礼部也是处理礼部原有的琐事,孙泽为与尚洋都在负责新帝登基的事情。”

叶子皓见他们提到这话题时全部期待地看着自己,不由好笑,也很无奈地解释。

“再说了,你们觉得,我刚负责了春闱,可能一转身又去负责登基事宜吗?他们现在避开我,是明智之举,也是对我的体贴。”

叶子皓说起来这些事情却并不觉得惆怅,反而是轻松的语气。

他当然发现了,春闱之后世子表兄就很少来找他了,并不是避嫌,而是真的很忙。

除了原本就与太子交好,如今也更得太子倚重,反而像定王世子,关系就没有这般亲,而原来当然没这情况。

为何呢?

定王世子东方盛心里也苦。

他当然知道为何,因为后院里那两个蠢妇闹的丑事儿啊,让整个定王府如今都还在被人议论闲话。

而祁王府正月里在云来山庄宴客,虽说下了帖子给定王府,但也传了老王妃的话,不想看到那不知所谓、不可一世的妇人。

没有指名道姓,但定王府的人不用猜测就知道说的是谁了。

因而,今年世子妃徐婉、世子侧妃陆琪,都没有出过府中一步,甚至仍被禁足在自己院子,也不让她们两个私下见面。

曾有个想要在外疏通关系的婆子,大正月里就被打了几板子再发卖了。

这还是世子妃身边的婆子,至此定王府上下都知道,这位世子妃怕是失势了。

如今定王府庶务大权都被定王妃收回,也已放话要亲自过问孙子东方彦的亲事,不许世子妃插手。

今年正月以来,定王妃让东方彦陪着去参加过几次各府里的花宴。

各府主母便明白定王府要寻思亲事了,自然都将自家合适的嫡女往跟前凑。

而那些当家夫人带着闺秀过来,定王妃都能和气相待,也都能聊得热闹。

但为柯雨杏亲事而被临时放出门的柯魏氏,定王妃却没有给好脸色,只指桑骂槐地说了一句。

“女孩子,还是在家多学些规矩,我们定王府要找的,可是将来的世子妃,以后的定王妃。”

一句话就说得柯魏氏变了脸色,柯雨杏在一旁红了眼眶。

之后柯魏氏母女就没有再赴过谁家花宴,柯仁钰到是想学陆大诚的,在新科里边找个女婿。

然而新科那帮未娶亲的年轻男子,竟然一个个都在躲,私下还放话向状元和探花看齐。

而状元和探花却仗着叶御史的关系,公然说要回乡成亲,要娶的是家乡女子。

柯仁钰要面子,立刻就打消了要招乔楠和许靖言入府的念头。

只不过他为吏部尚书,自有他的优势在,这所有新科名单资料全在他手头细细浏览,打算在这些人回京之后再细细挑选一个可靠忠实的人选。

柯雨杏想嫁入定王府的愿望,早在当初街头风波之后,就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而定王府也在努力挽救自家形象,除了给两个闹出事来的妇人继续禁足惩戒,就是先修复与祁王府的关系。

祁王府的几次宴请,定王妃都去了,还带了东方彦和东方真去给老王妃请安,总算让老王妃心里气平了些。

而柯仁钰那个今年也下场参加了春闱的次子柯云帆也在头榜第十名,殿试时则为第九名,名次并不冒头,行事也极低调,自然也被点入了翰林院。

柯仁钰从不声张,柯云帆也从不在外拼爹,如今很多人竟不知道柯尚书次子也入了翰林院。

但柯云帆的表现,并未为其母、其妹带来半点好处,甚至柯魏氏当初被定王妃羞辱后,回府又被继续禁足了。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