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7_a2047

   *** 被金鹏雷雕和碧水雷狮弄坏的大门已经被人修好了。

   从广寒的院落回去,云轻言站在自己房门前,总觉得心里像是搁了一块大石头般,隐隐有些不安。

   等她打开门,好似知道了那股隐约的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帝九阙?你怎么会在这里?!”

   借着月光,看到房间内那端坐在她床头熟悉的身影,云轻言声音上升了八个度!

   他不应该是睡在爷爷给他安排的院落里了吗?怎么又转悠到她房间里来了?

   云轻言忽然有些明白,帝九阙在云天面前怎么会答应的那么爽快了!

   反正门这玩意,对他来形同虚设!

   想去哪个房间,对他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云轻言敢肯定,爷爷肯定没有发现帝九阙离开了自己的院落!

   “本尊为何不能出现在这里?”见云轻言惊讶又嫌弃的表情,帝九阙心底瞬间升起了一丝不满。

   “你忘了,早上你欠了本尊一个请求。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现在,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云轻言这才想起,为了让帝九阙出手帮她消除广寒体内的剑气,她确实答应了他一个条件。

   没想到帝九阙这么快就想好让她做什么了。

   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云轻言面色紧绷,心中不安,“你想用这个条件换什么?”

   帝九阙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一个瞬步移到云轻言身边,身体前倾嗅了嗅,十分嫌弃道,“快去沐浴净身。

   那股臭虫的味道,还没有消散。”

   而且,又沾染上了早上那个男人的味道。

   帝九阙眉头一拧。

   那神剑谷血脉,当真是碍眼至极!

   见帝九阙那嫌弃的模样,云轻言不禁闻了闻身上。

   没有味道啊。

   哪有什么臭味?

   就算她真的沾染上了疆无涯的气味,这么久了也消散得差不多了好不好。

   云轻言还想辩解几句,又见帝九阙满脸嫌弃道,

   已经有人将热水打好放在隔间了。

   你快去洗浴。”

   他又微微挑起眼梢,慢条斯理道,“你身上的味道熏到本尊了。

   等你沐浴后,本尊再与你详谈你欠本尊的人情。”

   就你矫情!提个请求都要别人沐浴净身!

   云轻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你赶紧走!

   别呆我这了,我怕熏不死你!”

   她一边对帝九阙狠狠了一句,一边却本能地向隔间走去,

   本来没感觉的,被帝九阙那么一,云轻言也觉得浑身不得劲,仿佛真的有什么疆无涯留下的东西黏在她身上。

   想到当时紫蝶飞舞时撒下的鳞粉,还有那漫天的九幽紫毒草,云轻言皮肤上不禁泛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难道是那时候,鳞粉和草屑落在她身上了?

   云轻言面色一僵,步伐不禁加快了几分。

   一想到那是疆无涯那个变态控制的毒蝶和毒草,她就觉得身体更加难受了。

   急匆匆地转到主卧侧面的隔间,云轻言发现,那里果然已经为她备好了一桶热水。

   蒸腾的白雾袅袅而上,一片朦胧。

   云轻言刚欲洗澡,突然想起什么,解衣服的动作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