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喂先别急着走呀,我也没说非得和她们是一个待遇,就是光看看也行啊。”

   “没救了!”王伟甩了甩“愤怒的小拳”,然后大步流星离开。

   “我开玩笑的,其实仔细想想,咱们一小家人单独坐在一起吃顿饭的情况还真少。”我小跑着追上王伟,如果要在“一个人去员工食堂”还有“跟她和女儿们一桌”之间做选择,那不用想我也会选择后者。

   王伟前行的脚步顿住,停下来幽怨地看我一眼:“也知道啊!”确实,想我们这样一小家子人安静坐下来吃顿便饭,在她眼里都很奢侈。

   看到她那样的眼神,我确实有些过意不去,暗道自己这个男人做的失职,被一些不该有的思想速度,这段时间确实有怠慢她们,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抱怨过半句,只是今天我无意间提起,她才小小发表了意见。

   我揽着王伟的肩膀说:“那这样,今天我给们娘仨开个小灶,当作是我的补偿。”

   “看又说夸张了吧,要我觉得没必那么啰嗦,咱们去食堂端些回去就行,工作这几年来,昭阳集团的饭菜是我见过最合口味的,没有之一。”王伟说着懒洋洋地依偎着我的肩,白天带着悔儿一通折腾,还是蛮累的。

   我能察觉到她的疲惫之色,就问:“怎么样,今天又带那个小家伙去哪儿玩了?”

   “真的想听吗?”王伟带着小小的诧异,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很少有男人会关心自己女人以前的孩子,不反感就是万幸,尤其还是她这样的情况。其实这事说来王伟或多或少会有愧疚,愧疚自己没有早点讲出来,如果能早点坦白,那她心里至少会舒坦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整天背着压力过日子。

   “怎么,我不该问?”

   “哪有的事,我就是觉得意外。”

   这个季节清香 桃花源下的美女

   “意外,那我就再给来个惊吓!”说着,趁其不留神我直接给她来个托起。

   王伟尖叫出声,她当时的感觉就是重心突然失去,人从竖的瞬间变成横的,但现在她还觉得心扑通扑通跳,一时缓不过神来。

   我就这么抱着她往员工餐厅走,王伟察觉后不停地拍我的肩,“快放我下来,得给员工做个好的表率!”

   见我没反应,她又开始折腾:“快啊。”

   “那得先给我讲讲,今天们都去过哪里?”

   “就去了一趟玩具城,其他的时间都在家里玩游戏,不是说外面不安全吗。”

   酷B6匠网☆永!◇久1免`a费看小说

   “算识相。”

   在餐厅门口把王伟放下来,本来很多的员工对我都是抱着质疑的态度,就算在江浙地区小有成就,我也不能在他们面前太放肆,过骄过傲的人最不得人心。

   打菜的时候碰到小姨和叶洋君,小姨调侃我们:“咋的,要在这边共进灯光晚餐吗?”

   王伟俏脸微红:“我们带回去吃。”

   集团的人不了解我们的关系,所以在很多场合,我俩都得保持距离。

   王伟打好两个人的份,当然我的必须是大份,不然压根儿不够吃。

   小姨从后面扯扯我的衣服,说:“等吃完饭去找我一趟。”

   “有事?”

   “去了就知道。”

   一听这语气我就想撤退,她不会是让我去履行画素描的承诺吧?刚要张口说话,她直接对我做个“嘘”的手势,“不许推脱,听到了吗?”

   “发什么愣,我在问话呢!”

   “哦,好!”

   在公共场合王伟不敢跟我走的太近,她打好菜就先出了餐厅,在外面的走廊等我。

   回到会所,我找来应急用的折叠小桌,置在地上也有那么点感觉。

   王伟去洗了两个高脚杯,又找来一瓶红酒,不过注定是喝不成的,她刚倒一杯就杯兰儿打翻,弄得满地都是。

   王伟是一副无奈,兰儿又不懂事,她这个时候鉴于明显没用。

   我看了看没招,这两个孩子一下我一下的,就别想把酒倒进酒杯,“要不就别个了吧?”

   “嗯,不喝了。”王伟微微颔首,然后把红酒和高脚杯收起来。

   我们这个房间是经过严格排查的,整个屋里都没有尖锐的棱角,这也是出于两个孩子的安全考虑。

   王伟把自己饭盒里的菜夹给我一些:“知道像这样平淡的生活,我期待了有多久吗?”

   我摇摇头,只知道她以前的经历太坎坷,无论是童年还是成年嫁人,通通都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王伟双手合在一起,说:“可以这么说,从我了解爱情的那天起,就盼望能有这样的生活,尤其是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这种想法更是迫切,是让我平静下来!”

   “快别煽情了!”

   王伟本来眼角有了水雾,被我一句话逗乐,不禁骂道:“讨厌,人家刚刚酝酿好。”

   “也没人叫酝酿。”

   “…;…;”

   婉儿和兰儿扶着桌子来回瞅我和王伟斗嘴,两个小家伙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放在平时,这几个菜我几下就能解决,但今天足足吃了将近一个小时,原因就是我得陪着她到最后。

   最最普通的一顿晚饭结束,王伟要给两个孩子补食,我将饭盒和桌子扯掉,然后去找小姨。

   站在小姨门外挺忐忑的,不知进去该怎么面对她。

   但躲肯定是不行的,小姨对付我就像如来佛对付孙猴子那样简单,我是翻不出她的五指山的。

   最后,我咬牙扣了扣门。

   “进来。”屋里清晰地传出小姨的声音。

   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下来才推门而去,等进屋之后我整个松懈下来。

   看来是我自己想得多余,叶洋君也在屋里,小姨叫我来明显不是为了素描的事。

   小姨和叶洋君都穿着粉嫩粉嫩的睡衣,显然今晚她们两个要睡一个屋。

   见我一脸诧异,小姨指指她的手机:“来看。”

   我好奇地凑过去,见她拍的都是一些会所和娱乐城之类的地方。

   “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要知道,珠海最不缺的就是会所和娱乐城,走在大街随处可见。